希腊圣托里尼:一些中国人的“婚纱照打卡地”

希腊圣托里尼:一些中国人的“婚纱照打卡地”

新娘头戴金光闪闪的冕状头饰,身着飘逸的红色婚纱,这是她当天穿过的第五套礼服。新郎身穿银色燕尾服,看上去有点儿疲惫。也难怪,过去十几个小时,他们一直在摆出各种造型拍照。

摄影师给出指示,新郎单膝跪地,重现求婚的场面。新娘旋转起来,红纱飞舞。新郎亲吻新娘的手。

美国《》报道称,这对来自中国上海的新婚夫妇——29岁的新郎姚凯(音)和新娘傅慈航(音)——千里迢迢地飞到位于爱琴海的希腊小岛圣托里尼,只为拍摄心目中的“圣托里尼之恋”。下个月他俩将举行婚礼,展示婚纱照是必备环节。

他们带来了全套的团队。摄影师熟悉岛上的一切,带着他们穿过著名的白房子和崖边步道,在最适合拍照的场景指导她们摆出最合适的造型,就像在自己的摄影棚里。

现在,姚凯的“任务”是给未婚妻来个“公主抱”。前两次都没举起来,新娘子乐了。“第三次肯定成!”摄影师鼓励新郎。

作为“我盛大的希腊婚礼”的最后一幕,这对情侣在一个屋顶上深情对视,摄影师将他们的身影框定在血橙色的夕阳周围,太阳在身后沉入波光粼粼的爱琴海。这是许多人梦想中的婚纱照的样子。

“圣托里尼在中国很有名。”姚凯在拍完最后一张照片后对《》说。和父辈不同,他希望参加他们婚礼的家人、朋友和宾客们随他的脚步看到整个世界。

中国香港《南华早报》报道称,婚纱照已成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,对亚洲情侣而言尤其如此。拍摄婚纱照的地点早已不局限于国内名胜,从巴黎的埃菲尔铁塔到伦敦的大笨钟,到处可见中国新人的身影。一些出现在影视作品中的景点也大受欢迎,比如因《唐顿庄园》而蜚声国际的英国乡村别墅。新西兰和南极洲是最新的热门拍摄地。圣托里尼岛的深蓝色调和大片的洁白,对许多亚洲情侣有特别的吸引力。它满足了人们对“浪漫”的一切想象。

“好多人来这里。”摄影师助理徐凯越(音)对《》说,“人太多了。”

圣托里尼本来就是广受欢迎的旅游胜地。来自全世界的游客漫步在小岛街头,几乎所有的房子都住满了旅客。英国《每日邮报》报道称,岛上的驴子被胖游客们压得腿直打弯儿。

但小岛在遥远的中国如此受欢迎,离不开巧妙的宣传。《》称,希腊摄影师专门建立了网站,上面有美丽的准新娘在圣托里尼慵懒地伸展身体,或是牵着白马在沙滩上行走的照片,美轮美奂。与深受经济危机困扰的希腊其他地区一样,岛上官员格外珍视中国游客。

圣托尼里官员卢克·贝罗尼亚斯对《》表示,中国人把岛上的旅游旺季从盛夏延长到了深秋。大多数欧美游客来这里是为了享受阳光、沙滩,但对新人们来说,地中海夏天的烈日不那么适合拍照。一些摄影师、化妆师和造型师在岛上一住就是几个月,好接待源源不断从中国来的新郎新娘。

在北京一家婚礼策划公司工作的白晶娅对笔者表示,她今年已安排4对新人去希腊旅拍,别的同事也安排了不少。“希腊是热门产品。”她说。公司会帮助新人们协调好签证等手续和在当地的衣食住行,并安排导游和摄影师团队。具体去哪里拍摄会尊重客户的意愿,比如雅典卫城也是很受欢迎的地点。当然,圣托里尼岛“一般大家都会去”。

至于价格,白晶娅表示,这取决于每个行程的具体安排。此外,随行团队的费用也需要客户承担。

《》报道称,对很多新人来说,“数万欧元”的费用不算什么,只要拍出既能体现真爱又能体现社会地位的照片就行。

“它和戒指一样重要,甚至更重要。”奥利维亚·马丁-麦圭尔对《》说,她是关于这个行业的纪录片《中国之恋》的导演。

去实地拍摄的感受更强烈。“太兴奋了。我们昨晚都没睡。”26岁的林子驰(音)在酒店的房间里对《》说。他30岁的未婚妻黄英婷(音)正在打理两件挂在百叶窗上的婚纱。

“现在她可以向朋友们炫耀了:‘我去圣托里尼岛拍婚纱照了。’”他说。这对新人来自中国台湾。一些研究婚纱摄影的学者表示,这个行业正是从台湾开始的。

两人很快换好了衣服。林子驰穿上了燕尾服,系上了栗色领结,黄英婷穿上了蕾丝胸衣和白色高腰长裙。她把第二套衣服折起来放进纸袋。

他们在酒店匆匆吃了几个鸡蛋,希腊服务员坚持要林子驰喝一杯当地特色的乌佐酒。

在停车场,他们和两名摄影师会合。台湾女孩儿托托·郭(音)和她新婚3个月的希腊丈夫乔治奥斯·加拉诺普洛斯都是摄影师,在岛上拥有一座工作室,位于加拉诺普洛斯家族的画廊里。他们称赞黄英婷身上这件白婚纱选得很好,而袋子里那件“太性感了”。

4个人奋力通过拥挤的人群,挤向一个特别抢手的蓝色圆顶背景,一对美国夫妇已捷足先登。加拉诺普洛斯对《》表示,岛上的希腊摄影师们已经开始讨论,是否应该规定每组人在每个场景只能拍摄5分钟。

先拍其他地方吧。加拉诺普洛斯指示这对新人在接吻前微微撅起嘴唇。“有婚礼,有新娘和新郎!”正当林子驰小心翼翼地亲吻未婚妻时,一旁有个美国人喊了起来。“未婚夫!”有人用西班牙语喊道。

8月的地中海阳光灼人。黄英婷在肩膀上涂了防晒霜,用电风扇吹着脖子,林子驰则忙着分发瓶装水。一行人回到画廊休息了一下,新娘子去地下室换了一套红色婚纱,裙摆有6米长。

拍婚纱照是个体力活儿,对新人和摄影师而言都是如此。托托·郭注意到丈夫的T恤上有一滩汗渍,恰好是个心形。“宝贝,你有一颗心。”她笑道。

新娘头戴金光闪闪的冕状头饰,身着飘逸的红色婚纱,这是她当天穿过的第五套礼服。新郎身穿银色燕尾服,看上去有点儿疲惫。也难怪,过去十几个小时,他们一直在摆出各种造型拍照。

摄影师给出指示,新郎单膝跪地,重现求婚的场面。新娘旋转起来,红纱飞舞。新郎亲吻新娘的手。

美国《》报道称,这对来自中国上海的新婚夫妇——29岁的新郎姚凯(音)和新娘傅慈航(音)——千里迢迢地飞到位于爱琴海的希腊小岛圣托里尼,只为拍摄心目中的“圣托里尼之恋”。下个月他俩将举行婚礼,展示婚纱照是必备环节。

他们带来了全套的团队。摄影师熟悉岛上的一切,带着他们穿过著名的白房子和崖边步道,在最适合拍照的场景指导她们摆出最合适的造型,就像在自己的摄影棚里。

现在,姚凯的“任务”是给未婚妻来个“公主抱”。前两次都没举起来,新娘子乐了。“第三次肯定成!”摄影师鼓励新郎。

作为“我盛大的希腊婚礼”的最后一幕,这对情侣在一个屋顶上深情对视,摄影师将他们的身影框定在血橙色的夕阳周围,太阳在身后沉入波光粼粼的爱琴海。这是许多人梦想中的婚纱照的样子。

“圣托里尼在中国很有名。”姚凯在拍完最后一张照片后对《》说。和父辈不同,他希望参加他们婚礼的家人、朋友和宾客们随他的脚步看到整个世界。

中国香港《南华早报》报道称,婚纱照已成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,对亚洲情侣而言尤其如此。拍摄婚纱照的地点早已不局限于国内名胜,从巴黎的埃菲尔铁塔到伦敦的大笨钟,到处可见中国新人的身影。一些出现在影视作品中的景点也大受欢迎,比如因《唐顿庄园》而蜚声国际的英国乡村别墅。新西兰和南极洲是最新的热门拍摄地。圣托里尼岛的深蓝色调和大片的洁白,对许多亚洲情侣有特别的吸引力。它满足了人们对“浪漫”的一切想象。

“好多人来这里。”摄影师助理徐凯越(音)对《》说,“人太多了。”

圣托里尼本来就是广受欢迎的旅游胜地。来自全世界的游客漫步在小岛街头,几乎所有的房子都住满了旅客。英国《每日邮报》报道称,岛上的驴子被胖游客们压得腿直打弯儿。

但小岛在遥远的中国如此受欢迎,离不开巧妙的宣传。《》称,希腊摄影师专门建立了网站,上面有美丽的准新娘在圣托里尼慵懒地伸展身体,或是牵着白马在沙滩上行走的照片,美轮美奂。与深受经济危机困扰的希腊其他地区一样,岛上官员格外珍视中国游客。

圣托尼里官员卢克·贝罗尼亚斯对《》表示,中国人把岛上的旅游旺季从盛夏延长到了深秋。大多数欧美游客来这里是为了享受阳光、沙滩,但对新人们来说,地中海夏天的烈日不那么适合拍照。一些摄影师、化妆师和造型师在岛上一住就是几个月,好接待源源不断从中国来的新郎新娘。

在北京一家婚礼策划公司工作的白晶娅对笔者表示,她今年已安排4对新人去希腊旅拍,别的同事也安排了不少。“希腊是热门产品。”她说。公司会帮助新人们协调好签证等手续和在当地的衣食住行,并安排导游和摄影师团队。具体去哪里拍摄会尊重客户的意愿,比如雅典卫城也是很受欢迎的地点。当然,圣托里尼岛“一般大家都会去”。

至于价格,白晶娅表示,这取决于每个行程的具体安排。此外,随行团队的费用也需要客户承担。

《》报道称,对很多新人来说,“数万欧元”的费用不算什么,只要拍出既能体现真爱又能体现社会地位的照片就行。

“它和戒指一样重要,甚至更重要。”奥利维亚·马丁-麦圭尔对《》说,她是关于这个行业的纪录片《中国之恋》的导演。

去实地拍摄的感受更强烈。“太兴奋了。我们昨晚都没睡。”26岁的林子驰(音)在酒店的房间里对《》说。他30岁的未婚妻黄英婷(音)正在打理两件挂在百叶窗上的婚纱。

“现在她可以向朋友们炫耀了:‘我去圣托里尼岛拍婚纱照了。’”他说。这对新人来自中国台湾。一些研究婚纱摄影的学者表示,这个行业正是从台湾开始的。

两人很快换好了衣服。林子驰穿上了燕尾服,系上了栗色领结,黄英婷穿上了蕾丝胸衣和白色高腰长裙。她把第二套衣服折起来放进纸袋。

他们在酒店匆匆吃了几个鸡蛋,希腊服务员坚持要林子驰喝一杯当地特色的乌佐酒。

在停车场,他们和两名摄影师会合。台湾女孩儿托托·郭(音)和她新婚3个月的希腊丈夫乔治奥斯·加拉诺普洛斯都是摄影师,在岛上拥有一座工作室,位于加拉诺普洛斯家族的画廊里。他们称赞黄英婷身上这件白婚纱选得很好,而袋子里那件“太性感了”。

4个人奋力通过拥挤的人群,挤向一个特别抢手的蓝色圆顶背景,一对美国夫妇已捷足先登。加拉诺普洛斯对《》表示,岛上的希腊摄影师们已经开始讨论,是否应该规定每组人在每个场景只能拍摄5分钟。

先拍其他地方吧。加拉诺普洛斯指示这对新人在接吻前微微撅起嘴唇。“有婚礼,有新娘和新郎!”正当林子驰小心翼翼地亲吻未婚妻时,一旁有个美国人喊了起来。“未婚夫!”有人用西班牙语喊道。

8月的地中海阳光灼人。黄英婷在肩膀上涂了防晒霜,用电风扇吹着脖子,林子驰则忙着分发瓶装水。一行人回到画廊休息了一下,新娘子去地下室换了一套红色婚纱,裙摆有6米长。

拍婚纱照是个体力活儿,对新人和摄影师而言都是如此。托托·郭注意到丈夫的T恤上有一滩汗渍,恰好是个心形。“宝贝,你有一颗心。”她笑道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